小說推薦:如果能重來我不會學習茅山道術-僵尸王

第一章 我是個悲劇

1995年9月15日,我媽懷胎十月把我生下來,據說出生的時候正是那太陽升起之時,后來找算命先生算命,說我命好,以后非富即貴,父母自然歡喜不已,給了幾十塊錢當做酬勞。這幾十塊錢在那個時候,農村普通家庭還真沒幾個能拿出來。

1997年,父親張萬福在某一塑料制造廠為董事長解決了一個大麻煩,為了感謝他,就提升至主任,從此以后我們開始搬到城里去住,沒過兩年便買了房,買了車。

2000年,我五歲的時候,在城里認識了幾個小伙伴,一起偷偷跑回鄉下尋找樂趣,年齡大的有十歲,反正都比我大。我們來到一個小山洞,身上弄的臟兮兮,我看見這黑漆漆的山洞可不敢進去,有一個小伙伴膽子大率先走進去,小時候也知道好面子,為了面子我也只能硬著頭皮往里走。

進去后在心里才出現恐懼,因為這洞里有死人燒的紙錢,還有香,燭。我們所有人都被嚇的半死,急急忙忙從山洞跑出來。回家后我就發燒了,送到醫院打退燒針,給我打針的是一位漂亮的姐姐,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她。

她是個實習的護士,在我身上扎了五針都沒有找到血管,身上扎的到處都是紅點,當時父親差點就火了,她的額頭憋出了細微的汗水,在第六針時終于找到了血管,我特想說你為什么不叫李時珍(李10針),這樣你就可以打我10針了。

退燒針也打了,藥也吃了,可是三天不見好轉,整個頭頂都冒煙了,母親唐淑芬急的團團轉,猶如熱鍋上的螞蟻。我渾身沒勁的吶吶叫著:媽媽,難受。

母親一下子就哭了出來,抱著我到處尋醫。后來在父親對其他小伙伴的仔細盤問下,全部都招供了。估計這幾個孫子也是嚇著了,畢竟我跟他們一起玩,回家就病成這樣了。

父親了解之后臉上陰晴不定,最后拖朋友找到一位道士,這位道士給我喝了一碗用符箓混合成的水,黏黏糊糊的甚是難聞。

母親在一旁細細安慰,哄我,然后正準備喝下去。父親在一旁看我猶豫半天怒罵幾聲:“兔崽子,快點喝了。誰讓你去那個山洞的,那里死了很多人,是日本人留下的防空洞。”

母親聞言,站起身同樣罵道:“張萬福,現在兒子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思罵他,不安慰安慰他。”

我看見他們吵了起來,便大聲的哭,果然他們就不吵了。我憋足勁,仰頭喝了下去。說來也奇怪,我第二天燒就退了,父母拿著禮物和酬金去拜謝那個道士,我燒退了,可是父親卻禁足我一個月,母親還沒有替我說話,好吧,我承認是我太調皮讓他們操心了。

2002年,一個炎熱的夏天和三個同學逃課去洗澡,游泳。都覺得游泳館沒意思,所以我們到鄉下一個池塘。這個池塘也沒有多深,也就一米多一點,反正能把如今的我給淹沒。

跑到池塘玩水,洗澡,我們幾個都是“老油條”,水性都不錯,我們玩著玩著,我在水下睜開眼,累了就休息一會,覺得這樣很有趣,在我睜眼閉眼,來來回回半個小時后。

我驚叫一聲用最快的速度游上岸,我發誓比狗追我時跑得還快。這個水里居然有個蒼白著臉穿著一身灰衣的孩童,和我年齡差不多,正瞪著眼睛看著我,仿佛我借了他的錢沒還。

幾個小伙伴都問我怎么了,然后我想說有“鬼”,這句話剛到嘴邊,池塘里面的孩童就不見了。我揉了揉眼睛,確定它不見后撒丫子跑回家,幾個小伙伴的生死我也沒管了,當時都嚇傻了。

所幸幾個同學都沒事,然而有事的卻是我,我回家之后剛開始沒有什么癥狀,可是到了晚上我就想喝水,喝了一杯又一杯,不喝就難受,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拿水,感覺喉嚨就快冒煙。

我在廚房弄的噼里啪啦,父母都揉著眼睛走出來說我大半夜不睡覺做賊呢?我無辜的看著他們,并說出我想喝水。

母親就非常奇怪的說:“你喝水就喝,用得著抱著水龍頭嗎?”

還是父親牛逼,仔細看了我幾眼和藹可親的說:“浩兒,你今天去哪兒了?”

我看著他那大灰狼騙小白兔的樣子,扭扭捏捏的不敢說出今天去洗澡了,我可知道他的脾氣,此刻的平靜將是等會的狂風暴雨。

我剛想說話,內心傳來一種惡心的感覺,我“嘔”的一聲,還來不及去廁所便吐在了廚房的地板上。

母親驚叫兩聲:“怎么會有草!”

接著我的喉嚨傳來火辣辣的疼,父親見狀趕緊把我背到醫院,折騰到天亮,醫生給出的答案是我身體健康,沒有病。

父親張萬福差點沒把醫院給砸了,我虛弱的站都站不起來,一個勁的喊:“水……我要水。”

我發誓,這輩子我都沒有像這次一樣,喝了這么多水,幾乎是沒停過,小肚子被撐的圓圓的,仿佛就要爆炸。

父親郁悶的回到家,用語言威脅我,沒辦法,我只好硬著頭皮說出實情。父母聽后怦然大怒,我相信,如果不是因為我如今正生病,今天他們非要給我輪流來一遍爆炒“回鍋肉”不可。

母親想到了兩年前的道士,便帶著厚禮去讓他幫忙,道士看了兩眼搖了搖頭說:“這次還得你們自行去解決。”

母親對道士甚是恭敬,害怕得罪,于是拿出一千塊錢說:“道長,只要您能救我們家浩兒一命,再多的錢我們也給。”

我很明顯的看到道士的一對眼睛閃爍著光芒,帶著貪婪,他低著頭略微思索,一本正經的說:“錢財如糞土,貧道救人,又何須要這些身外之物。”

母親聞言露出不知所措的眼神:“那,道長,這……這……您需要什么。”

道長露出笑容,雙手合十說:“但是施主所給錢財可拿來添作香火錢,貧道也會給貧困地區捐助,這也是施主積功德啊。”

我發誓,七歲的我還打不贏他,如果可以,我恨不得一腳踢死他。雙手合十不是佛門中人,和尚嗎?還有,施主這個詞語不也是和尚說的嗎?你丫的一個道士做出和尚才有的動作說出和尚才會說的詞語,這樣真的好嗎?

最后這道士說,只需要我們一家三口去鄉下化五谷雜糧,然后買些紙錢,香,蠟,去池塘祭拜一下。這池塘曾經淹死過一個小孩,他的父母從來沒有祭拜過他,而他是冤鬼無法投胎,所以才想找個替身,或許是本大爺長得帥,其他小伙伴不找偏偏找我,其實我也是醉了。

道士說,能不能讓這冤鬼滿意,就看我們化五谷雜糧多不多,燒的紙錢多不多,并且他還給我們一道符,讓我們在燒完紙錢后就拿在手里向前走,不要回頭,如果回頭一切就前功盡棄。

這“化”一字就是討要,和尚化緣也是這個意思。

我每每想到這個冤鬼居然如此愛財就苦笑,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果然還是沒錯,只要有錢,鬼也退避三舍。哦,不……是鬼也給三分薄面。

我們一家三口走到鄉下一家一家去化五谷雜糧,而我忍著喉嚨的疼痛和想喝水的沖動,這道士也說了,我不能再喝水,如果繼續喝水先不說會不會把肚子撐爆,繼續喝還會讓冤鬼怨氣更重,雖然我也不知道有何依據,現在道士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能不聽么。

我們化了整整五公斤,裝米的口袋滿滿一袋,又買了接近五百塊錢的紙,香,燭。來到池塘后,就開始燒紙,父親就把五谷雜糧往水里撒。而我則病殃殃的在一旁看著,母親嘴里時不時說著:“你不要纏著我孩子了,這些錢你拿去用吧。你走吧……。”

這些紙錢足足讓我們燒了好幾個小時,離開的時候父親把我頭給抱住,他害怕我忍不住回頭。

我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便老老實實的,一個多小時就回到了家。到家后就感覺特別困,最后迷迷糊糊睡著了,夢里好像看著一個孩童正露出稚氣的笑容說著謝謝。

等我醒來后已經是第三天,我竟然連續睡了兩天,那個道士的確有道行,我的病好了,但是我卻被父母訓了三個小時,我一直小雞啄米的點頭,點頭,我都麻木了,在最后兩人說累了就走了,我也解脫了。

父母二人在我醒后就帶著我去向道士道謝,買著禮物,還塞了一個紅包。道士嘴上說著不要這樣,手上卻一點也不含糊。父母生活了幾十年,都清楚都是這方面的客套話,也就沒有放在心上,我可就不一樣了,七歲還小不懂事,就把道長的法器全部折斷,把道館里面弄的一塌糊涂。

道士知道后臉都綠了,父母則把我狠狠的皮鞭了一頓,那可真是太“爽”了。父母用兩萬塊錢,終于讓這件事情擺平,而我也被父母取了一個綽號:小耗子!

說我就像小耗子一樣到處惹禍,如果不是他們,估計我早就死了。

第二章 糟老頭

2004年,九歲,和幾個小伙伴玩“脫褲子”游戲,就是男生脫褲子給女生看,女生脫褲子給男生看,雖然當時知道有點不妥,但是好奇女生的身體構造,所以才玩。

這次的對象是周小楠,長得濃眉大眼,哪怕沒有笑容也有一個小酒窩,穿著一身藍色花格子衣服,頭上兩個大辮子,走起路來甩過去甩過來,甚是可愛,她是我們幾個玩伴唯一的女孩子。

周小楠扭扭捏捏的不肯脫,在我們幾個人的威脅利誘下,才漸漸脫掉了褲子,剩下內褲。這時,她媽王玲的聲音響起:“你們幾個兔崽子干什么呢?”

“媽媽,他們逼我玩脫褲子的游戲。”周小楠眨著大大的眼睛有點委屈的說。

“好啊,你們幾個臭小子,小小年紀就調戲我家閨女,看我不告訴你們爸媽。”王玲憤怒的說。

我們幾個聞言撒丫子跑個沒影,等我晚上回去的時候,母親看著我責備說:“浩兒啊,你怎么能去脫人家女孩子的褲子啊。”

我還沒說話,老爸張萬福哈哈大笑拍手叫好對我豎起大拇指:“小子,不錯。以后還不得和你老爸一樣,身過萬花叢啊。”

我白了他一眼,不用猜就知道他完了。果然,老媽用右手掐住他的耳朵,仿佛一把“大力鉗”讓他不能動彈,老媽嘴中帶著戲謔的聲音:“哦……?萬花叢中過?是嗎?”

父親的笑聲啞然截止,連連大喊:“孩子他媽,我錯了,不是,不是,開個玩笑!”

老爸這種行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每每看到這我都深深鄙視他,連帶白眼并還想說:“妻管嚴!”

我們現在住在一百平米的房子,家里器電齊全,我睡在一個房間較小的臥室,老爸老媽在我的右側房間。

2011年,高中畢業16歲的我也算是一小帥哥,至少本大爺成年了,周小楠在初中時就離開了和我共讀的學校,去了其他地方,很多年不見還怪想她的。

我如今1.65的個子,短頭,皮膚白皙仿若女人,不胖不瘦,體重只有95斤,身穿白色格子體恤,下身牛仔褲,照了照鏡子,如今帥氣的我竟然沒有女朋友!

說到女朋友,這么多年,我對周小楠的愛意一直沒有改變,只是不知道她心里有不有我。

高中剛剛畢業我就出了車禍,右腿骨折,肋骨斷了三根,胸腔出血,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醫生說我救不回來了。父母流露出悲傷的神色,說不管多少錢,他們都愿意出,只要能救回兒子。最后醫生傾盡全力也束手無策,能不能醒過來還要看我的造化。

我睡了一個月,老爸差點沒把撞我的人給暴打一頓,老媽整日以淚洗面,整個人憔悴了很多,老爸整日喝酒,兩夫妻在醫院就吵了起來。

而我或許真的命硬,居然挺過來了,醫生說這是醫療史上的奇跡,父母整日皺著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紛紛照顧我,忙前忙后。

這些事情都是護士告訴我的,而我感覺只是睡了一覺,其他的一概不知。一個月后,我的傷恢復過來,大學報名也沒去,不過父親曾拖關系讓別人通融通融,所以我現在不擔心報名問題。

傷好后,我便動身去報名,而自從這次車禍,我好像能看見些別人看不見的東西,有時候能看見有時候不能,我在懷疑是不是錯覺。

我身在的城市叫天寧市,即將要去報名的學校是天寧市育才大學,坐公交車要坐一個小時,騎車只要半個小時。因為我出了車禍,所以老爸不敢讓我騎車,但是山人自有妙計,怎么又能難倒我呢?

我借了同學一輛雅迪電瓶車,在他再三囑咐不要弄壞的話語下我不耐煩的騎走了。這孫子平常在我這里沒少撈好處,花錢從來不含糊,如今借個摩托車都如此不相信我,這讓我非常心寒啊。

不過轉念一想也沒有不對勁的地方,還記得在我14歲的時候,借了他們兩次自行車,回來的時候就散架了,因為我老摔地上,那個時候學騎車。

但是從那次以后,這些孫子再也不借我車了,到現在他居然記了我兩年,不過我好像記得他第二天是纏著綁帶出來的,被他爸媽打殘了,我當時還笑了。

我騎著雅迪電瓶車朝育才大學慢悠悠的騎去,當我路過三環路時,看見一大群人圍在一起,我有點好奇,于是停下雅迪電瓶車朝里面擠去。

在我費勁九牛二虎之力往前擠終于看清楚了眼前景象,地上坐著一個披頭散發的老頭,滿臉骯臟,油垢布滿雙手,穿著一身破爛的碎布把隱秘部位遮住。

一位40歲左右身材略顯肥胖,臉上有許多小麻點皺紋堆積在一起的婦女在一旁碎碎叨叨:“這老頭這么臭,在這里污染環境啊。”

另外一個化了妝,滿臉蒼白,可以看見一層層“粉“”,她可以直接去面試拍鬼片,我估計別人都會直接讓她去拍。她眼中帶著鄙視符合道:“對啊,現在這些年輕人也太不尊老愛幼了沒有同情心,你看看這么多人,都沒有一個人去扶一下。”

婦女說著說著就看到了我,接著又小聲嘀咕幾句,邊說話眼睛還邊看我。一瞬間我的老臉一紅心想:這不對勁啊,這是專門針對我啊,如果今天我不去扶老人,豈不是被她們說中了?

我深吁一口氣走上前,還沒走到老頭的跟前便摔了一跤,周圍所有人都嘲笑我,帶著戲謔的神色看過來。

老頭抬起頭看著我,眼睛一絲光亮閃爍。我頓時感覺菊花一緊:尼瑪,這老頭不會看上我了吧。

我站起來拍了拍衣服,硬著頭皮伸出手扶著老頭肩膀說:“老爺爺,你沒事吧。”

“沒……沒事。只是我快死了,想找個繼承人。”老頭沙啞著說道。

我一聽楞了一下,快死了?繼承人?這不會是坑我錢的吧?我急忙說道:“老爺爺,我就一窮屌絲,沒有錢的。”

老頭不說話,露出莫名的笑意起身拉著我向前走去,剛才說話那兩人露出計策成功的笑意,我內心暗罵:“特么的,陷害我!”

我知道,今天攤上這個老頭了。我不能撒手不管,萬一他倒下裝痛,說我撞了他,那我怎么解釋得清楚。

我推著雅迪電瓶車,老頭跟在我的側面,他那看著就要倒地的身體居然能夠跟上我的腳步,而且他走路步伐特別奇怪而穩健,他先舉左腳,一跬一步,一前一后看起來特別怪異。

不一會我們來到沒人的地方,我攤了攤手無奈道:“老頭,這里沒人,現在你可以走了。”

老頭嘿嘿一笑:“我走了,你會死!”

“什么?我會死?你開什么玩笑,我才剛剛從醫院出來,你就說我快死。”我帶著些許怒氣說,畢竟誰也不喜歡別人說自己快死了。

老頭撥了撥頭上雜亂的頭發說:“你從小是不是就倒霉,遇到過好幾次鬼怪,并且好幾次差點死掉,卻命硬挺了過來。”

我聞言楞了一下,震驚的說:“你怎么知道!”

“誒,都是湔(jian)祐(shi)命啊。”

“你……你才撿屎命!”我怒罵道。

老頭擺了擺手:“不是撿屎是湔祐。”

我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說:“我管你撿屎不撿屎,你就說為什么知道我的事情?”

“誒,我們同是湔祐命,所以我知道。”

我看老頭說得有模有樣,一時之間拿捏不定,皺了皺眉說:“這種命的人會怎么樣?”

“湔祐命,一輩子霉運纏身,甚至會克友克親,如果沒有高人指點,活不過18歲。”老頭嚴肅的說。

我看著他奇怪的問:“你得到高人指點,所以活下來了?”

老頭露出回憶之色:“六十年前,我被茅山第108代傳人傳授道術,才活到了現在。湔祐命一輩子,時運不濟,如果不加以預防,哪怕活過了18歲,也會命硬克雙親。你沒有發現自己很難死掉嗎?”

我撓了撓頭心想:我這次車禍,醫生反復檢查說沒救了,可是最后又挺過來了,我也才剛出院沒多久,老頭也沒必要騙我,如果我真的有這種命,即便不為了自己,為了父母朋友也要抱住老頭的大腿讓他傳授道術。

老頭搖了搖頭邊走邊說:“湔祐命,注定于鬼怪打交道,吃死人飯,你好好考慮,明日我在育才大學門口等你,至于來不來,命運是或會逆轉就在你手中掌握。”

我仔細聽他的話,對于鬼怪報以嗤之以鼻的態度,對他的信任度降低了一大半。當我看著他向前走去,一輛豐田汽車從我身前路過,掀起一陣狂風。等汽車在我眼前眨眼消失不見時,我震驚的發現老頭也不見了!

一瞬間我喃喃自語:莫非真的是我眼拙?把高手看成了神棍,高手在民間?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確認眼前沒人,半天說不出話,心里猶如波浪一般極速翻騰久久不能平靜。

第三章 遺言

我的思緒有點亂,老頭讓我去育才大學,提到育才大學是有意還是無意?我騎著雅迪電瓶車在育才大學報了到,就離開了。

回到了家,給老媽說不想吃晚飯,她詢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搪塞了兩句就回到了房間。躺在床上,心里想得全是老頭說的話,如果我真的是湔祐命活不過18歲父母肯定悲痛欲絕,白發人用黑發人她們肯定接受不了。挺過18歲,命硬克雙親,這讓我也無法接受。現在我沒有退路,只有去見一見那個老頭,感覺自己也沒有什么值得他騙。

我想著事情迷迷糊糊就睡著了,第二天醒來吃了早飯就騎著雅迪電瓶車來到了育才大學門口。我把頭轉了360°依然沒有看見老頭,我皺著眉頭心想:這老頭不會放我鴿子吧。

就在這時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你是不是老叫花子喊來的?”

我轉過頭看去,只見一位穿著紅色格子衣服的青年正對我打招呼。

我楞了一下點了點頭,他沒有說話向前走去,我緊隨其后,大約十分鐘,我們來到一個沒有人的郊區,他走到老頭跟前拿走了10塊錢便轉身走了,我看見老頭換了一身白色的衣服,正坐在搖椅上面曬太陽。

“你終于還是來了!”老頭抬頭看了看我欣慰的說。

老頭旁邊還有一個搖椅,我沒讓他吩咐便坐在搖椅上面把心中的疑惑說出來:“你怎么讓我相信?”

老頭微笑著,給人一種人畜無害的模樣拿出一個瓶子,瓶子里面裝著些許粘稠的東西,他倒了一點涂抹在我的眼皮上三秒后說:“你看看你的腳下。”

我給了他一個白眼,低頭一看腳底,頓時全身汗毛倒立,冷汗布滿全身,只見我的腳下正有一顆腦袋,這顆腦袋沒有毛發,頭皮處腐爛開來,甚至能看見腦漿,腦子里面還有些許蛆蟲在爬來爬去蠕動著身體,還發出咀嚼的刺耳聲,我頓時雙腳一軟差點沒有跪在地上說饒命。

我不敢再看,只想離開這個搖椅,奮力掙扎了幾下卻怎么也離不開,我看著這顆人頭只覺得頭皮發麻,身體顫抖。

老頭微笑著說:“現在相信有鬼了吧。”

我聞言沒有絲毫猶豫的點了點,支支吾吾的說:“我……我信了,你……你快弄走!”

老頭雙手結印,輕吐一個字:“消。”

“好了,現在他走了。”老頭面帶微笑的看著我。

我低頭看了一下腳下,果然沒有了,頓時松了口氣看著老頭雙膝下跪來了一個仿古的拜師大典:“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老頭露出欣慰的神情點了點頭,站起身來扶我起身,并嘆了口氣說:“想要成為我茅山派第110代傳人,必須答應我三個條件。”

我楞了一下失聲開口:“110!”

老頭嘿嘿一笑:“誰讓你小子不走運,是茅山第110代傳人,”

我哭喪著臉聽著老頭繼續說道:“第一,不可做喪盡天良之事,必須懲惡除奸,弘揚我茅山道術。”

我點了點頭心想:這是必須的,

“第二,不可濫殺無辜鬼魂,要伸張正義。”

我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老頭繼續說:“第三,不管對方是什么人,什么身份,無論平窮與富貴只要找到你,你都要幫他們除厲鬼平定禍端。”

我鄭重的點了最后一下頭說:“師傅,這些事情我都會銘記于心,可是您這最后一句搞得更結婚宣布誓言一樣。”

老頭嘿嘿一笑:“當年我師傅給我如此說,如今我便這樣給你說。”

我露出原來如此的模樣,緊接著隨意的扭頭看向馬路,卻看見一位滿臉蒼白,雙眼呆滯無神穿著白衣的男子橫穿馬路,而一輛大貨車在馬路上疾馳,眼看就要撞上他,我忍不住大喊:“小心!”

在我驚恐的注視下,大貨車穿過了他的身體,我驚愕的說不出話,他對我投過來感激的神色,“嗖”的一聲消失不見。

“師……師傅!這……這是鬼?”我哆哆嗦嗦的道。

“嘿嘿,剛才給你涂抹的東西叫牛眼淚,有了它就能看見鬼。”老頭哈哈一笑。

我楞逼了一下,反應過來后說:“死老頭快點給我弄掉,我可不想一整天都看見滿大街的鬼!”

“臭小子,你怎么能這么無禮,就不能體諒一下我還有一個小時就要去和黑白無常打“麻將”了,你快過來,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交代完。”

我看他說的不像假話,也不再和他嬉皮笑臉,坐在搖椅上面聽著他嚴肅說:“徒兒,茅山傳人有三大寶物,如今師傅就傳給你。”

我一聽有寶物,瞬間兩眼放光。老頭取出一把劍鞘上有些許花紋,古樸且看不出有什么特別之處的長劍說:“這劍名純鈞,是上古十大名劍之一,可以提升使用者陽氣的輸出速度和威力的效果,隨著使用者陽氣注入的多少來決定威力,對鬼物有極大的傷害。”

“還有,你現在才進入茅山一脈,不要輕易使用它,防止它把你給傷著。人本身的陽氣已經充足,如果再使用它給你增加了陽氣,再加上你還沒有修煉過茅山功法,不會運用陽氣,堆積在一起便會把你撐爆!”

我兩眼放光的看著眼前的長劍,雖然沒有出鞘,但是看著外觀也特別帥氣。同時也記住了老頭交代的事情,我點了點頭繼續聽他說。

老頭又從腰間取下一個葫蘆,說實話我坐在這也有這么久,才注意到他拿了一個袋子,著實汗顏啊。

“這葫蘆名紫金。”

“啊?紫金葫蘆?孫悟空?”我忍不住說道。

老頭微微一笑:“不是。這個紫金葫蘆和孫悟空里面那個葫蘆完全不一樣。這葫蘆可以收取厲鬼的魂魄并煉化至死。”

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雖然他解釋的有摸有樣,表現的淡然,可是我還是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不自然,畢竟自己視為至寶的東西居然和四大名著西游記扯上關系這也是一種諷刺吧。

我本想安慰他,可是話到嘴邊不知道怎么說。老頭還是那副笑容,他面帶微笑拿出一本用皮革做的書說:“這是歷代茅山傳人留下來的,里面記載了每位茅山傳人的心得,捉鬼除妖的經驗,還有紫金葫蘆和純鈞劍的操作方法,和茅山修煉功法。”

我接過這本有三指厚的書,突然覺得老頭很可憐,一生都在降妖除魔行善積德,伸張正義。現在即將駕鶴西去,卻什么也帶不走,也不想帶走,并且還給茅山找一個傳人,不讓茅山道術失傳,我在心里欽佩他。

我接過這三樣寶貝,心里不是滋味,按照老頭所說,他只有一個小時,而如今已經過去了50分鐘。

我剛抬頭看著他,他單手成掌打在我的后頸,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說:“讓我老家伙一個人慢慢死去吧,記得做好事,行善積德才能抵消湔祐命帶來的霉運。”

我睜大了眼睛看著他,后頸一疼便倒地昏迷過去。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我睜開眼的時候卻在我的房間里面,我回憶著老頭交代的一切,并看了看身邊并沒有什么劍還有書,我自嘲的笑了笑:“夢嗎?”

“這不是夢。”一個甜美的女聲從墻角傳來。

我瞬間頭皮發麻感覺毛骨悚然,指著她哆哆嗦嗦的道:“你……你是誰!”

墻角里面慢慢走出來一個人,哦……不,她是飛出來的。頓時我驚叫:“鬼!”

女子見狀古怪的說:“這劉道長找的都是什么徒弟啊,這么膽小?”

我聞言用手遮住眼睛,露出一點縫隙看著她:“你在說什么啊。”

“哦,也對,劉道長沒有告訴你他的名字,也沒告訴你我是誰。”女子說。

我略微思索,原來一切都是真的,我拿掉遮住眼睛的手說:“你可以變漂亮點嗎?”

女子怪異的說:“這樣不是挺好嗎?”

“呃,您覺得挺好,我覺得挺恐怖啊。”我又瞄了她一眼,腐爛的身體沒有一絲完整的皮膚,眼珠子掉落在空中滲出鮮血,這怎么看怎么恐怖。

“那好吧。”女子說了這句話后手在臉上一揮,開口:“好了。”

這時我小心翼翼的看向她,眉清目秀,櫻桃小嘴,一身古代綠色長裙,秀發被束在一起。我竟然看呆了,對一只“鬼”看入神,這實在是太美了。

“啊!”我慘叫一聲,因為這女子在我看得癡迷的時候突然變成了恐怖的臉。

“不看了,不看了。”我求饒的說。

我偷偷看了她幾眼,她變成了漂亮的樣子,內心松了口氣。思索了一會用文縐縐的語氣開口說:“姑娘這廂有禮了,小子張浩,還不知姑娘芳名。”

女子噗嗤笑了出來:“你這人。我早已經習慣了你們現代人的生活,說話方式,你突然和我這樣說話怪難受的。”

我滿頭黑線,看了她一眼說:“你丫的叫什么名字,快點說。”

“啪!”她一揮手將我拍打在地上用威脅的語氣說:“你要是再敢這么無禮我就……殺了你!”

我躺在地上摸著屁股哭喪著臉心想:這姑奶奶太難伺候了。

后續請加,W-X-公!眾!號:JSW_NC 回復關鍵字(萬妖)

后續請加,W-X-公!眾!號:僵尸王回復關鍵字(萬妖)

  

愛華網本文地址 » http://www.rraniq.live/a/8508/549266333.html

更多閱讀

第33節:石油化工:油價下跌,看好化工新材企(2)

系列專題:《經濟危機下的經營投資策略:逆市布局》  因此,如果未來油價走出下降通道,則基礎化工類上市公司很難走出特別如2008年中報所顯示的驕人業績,反而存在明顯下滑的可能。事實上,1999~2001年全球油價的相對疲軟使基礎化工類企業整

證婚詞八篇 三年級作文:我最喜歡的一本書250字 八篇

  【篇一:我最喜歡的一本書】  在我小時候的童年里有這本書陪伴著我,那就是《伊索寓言》它讓我懂得了很多道理。  《伊索寓言》是是世界上最古老,最有影響力的故事。看到《狐貍和葡萄》這段我就會笑它愚蠢,還有《井里狐貍和山羊

好吃的黑暗料理 這些年來我們吃過的黑暗料理有哪些

  近日,四川農業大學食堂又研發推出新型“高校食堂黑暗料理”,那就是橘子燒排骨。現在橘子燒排骨已經成為高校黑暗料理,這是千年難遇的食材組合,盤點這些年來我們吃過的黑暗料理有哪些?接下來請看小編為大家介紹:

賄賂的演講稿 反腐倡廉的演講稿

廉潔清廉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清廉之人流芳千古,千百年來一直被人們所歌頌。廉潔就如同蓮藕,雖置身于淤泥,卻能出淤泥而不染,開出圣潔的蓮花。下面小編給大家分享反腐倡廉的演講稿,歡迎閱讀:反腐倡廉的演講稿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大家好!

聲明:《小說推薦:如果能重來我不會學習茅山道術-僵尸王》為網友白襯杉格子夢分享!如侵犯到您的合法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